奶茶app有容乃大 苹果 安卓

拉斯维加斯。

凯撒皇宫。

吵吵闹闹中,众人分好了房间。

钱德勒和苏茜。

莫妮卡和菲比。

乔伊和罗斯。

瑞秋一个人一间。

“亚当,等会我们聊聊?”

钱德勒偷偷和亚当说道。

“ok。”

亚当了然,当即点头,对众人道:“先生们,女士们,拉斯维加斯之夜刚刚开始,尽情享受吧。”

“喔哦!”

可爱少女户外写真清新甜美笑容迷人

莫妮卡拍手大叫:“拉斯维加斯,宝贝!我来了!”

亚当忍不住笑了,带着钱德勒走出了套间,提醒道:“等会你注意照顾一下莫妮卡,你知道她的。”

“ok。”

钱德勒先是一愣,随后恍然点头道:“我会的。”

两人都知道,以莫妮卡的性子,今晚要么连裤子都输光了然后狼狈回来,要么就会彻夜狂欢,没有第三种结果。

凯撒皇宫外。

流光溢彩的不夜之城向所有人展现她的独特魅力。

“有心事?”

两人顺着大道散步,亚当看了钱德勒一眼。

“嗯。”

钱德勒叹了口气。

“说说吧。”

亚当心中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却并不打算主动说。

因为他和诺拉的特殊关系,他和诺拉都不打算暴露给钱德勒。

有时候,善意的谎言是必要的。

那些嘴上说着必须坦诚一切,而且要立刻马上的人,只不过是控制不了自己的突如其来的情绪罢了。

就像莱纳德追求了佩妮好多年,终于订婚,却迟迟不结婚,在某一天突然一冲动,就和佩妮说我们去拉斯维加斯结婚吧。

拉斯维加斯是世界上最快结婚的地方,到了那里,在教堂一宣誓,就ok了,而且还不是结着玩的,而是受法律保护的正式婚姻。

多快好省到了极致。

佩妮答应后,两人开车前往拉斯维加斯。

路上,莱纳德却一脸便秘的说出了一个秘密,那就是他当年坐船出海科考时,曾经有一次醉酒后和一个女科学家亲过。

但只是亲了,并没有后续动作,因为他及时刹车了。

佩妮就一脸昊天犬的表情,问莱纳德啥意思,为什么这个时候说这个?

莱纳德很诚恳的说,我们就要结婚了,所以任何事情我都不想骗你。

佩妮深吸几口气最终选择了原谅,但冲动结婚的好心情也荡然无存。

亚当认同莱纳德的妈妈贝芙莉的分析。

当莱纳德和佩妮订婚一年都没有任何结婚计划时,贝芙莉就说,莱纳德和佩妮其实都不想结婚。

而之所以在冲动去拉斯维加斯的路上,莱纳德说出都隐瞒好几年的糟心事,只怕也是潜意识里后悔了,想要破坏即将到来的婚礼。

因为莱纳德所说的,不想在任何事情上欺骗佩妮,完完全全就是一句废话。

开玩笑,夫妻双方谁还没有点秘密?

不剁手的老婆存在吗?

不藏私房钱的老公存在吗?

再者,莱纳德内心藏不住秘密吗?

别说笑了,他连谢尔顿最喜欢的中餐厅倒闭,为了谢尔顿不炸毛,特地买了一后备箱的中餐厅的打包盒,年复一年的持续假装给谢尔顿带原来那家中餐厅的外卖。

你敢说他保守不了秘密?

还有公寓内的中央空调温度,虽然表面上严格遵循谢尔顿的要求,但是私底下莱纳德早就偷偷调整过了,并一直隐瞒了十几年,直到谢尔顿搬出公寓,也没有知道。

证据?

当初谢尔顿他们吃饭时,听到蟋蟀叫,谢尔顿根据叫声频率和房间温度,在白板上列出公式(这个用说的,但是白板上的公式的确是真实的,所以默认没拍谢尔顿写出公式的场景),立刻就得出了蟋蟀的种类。

然后霍华德就反驳说是另外一种蟋蟀,理由是他从小就玩蟋蟀做标本,对蟋蟀非常熟悉。

两人争吵,谁都说服不了谁,于是费了老大劲捉住了这只蟋蟀,又是找资料,又是找教授。

最后谢尔顿竟然输了,将他放在银行保险柜里的珍贵漫画,输给了他看不起的霍华德。

谢尔顿被那个昆虫教授一顿撕心裂肺的吼叫给唬住了,并没有细想这个问题。

可数学是不会骗人的。

谢尔顿数蟋蟀叫声频率是不会错的,公寓温度根据室友协议也是永久设定好的数值,谢尔顿的计算也几乎不会出问题,但是他却输了。

最大的可能就是莱纳德偷偷在恒定温度上动了手脚,造成谢尔顿计算错误。

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因此,莱纳德是非常善于隐瞒秘密的。

可在那么重大又开心的日子里,他突然就坦诚摊牌了,绝对是潜意识里后悔了,不想结婚想要捣乱,又不想自己中止,而指望着说出这件糟心事,让佩妮中止。

可万万没想到佩妮竟然原谅他了。

于是,坦诚除了毁了那一天的气氛,并没有卵用。

回到亚当和诺拉的问题上来。

当初两人认识时,亚当还没有见到钱德勒,也并不知道诺拉是钱德勒的妈妈,在诺拉离开纽约,亚当认识钱德勒,并得知真相后,两人再无亲密关系。

这几年偶尔的联系时,也谈过这个话题,一致认为隐瞒对所有人都是最好的处理办法。

钱德勒一旦知道,绝对只有纠结难过。

亚当在他的心目中那种独特的地位,也会发生扭曲: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这么美好的友情,我以为你把我当兄弟,其实你却是我‘爸爸’……

当然,以钱德勒的性格,最后肯定会原谅亚当。

但是何必呢?

这其实都不算善意的谎言了,因为谎言首先得说出来,钱德勒根本想都想不到,自然也不会提到。

亚当没有一丝主观上伤害钱德勒的想法,自然毫无心理压力。

“你去看乔伊的演出了?”

钱德勒问道:“有没有看到一个叫海莲娜·哈德巴斯奇的变装皇后?”

“嗯。”

亚当点头,并不多话。

如今是钱德勒想要倾诉,他要做的只是一个倾听者。

“他是我爸爸。”

钱德勒苦笑道。

“哈?”

亚当恰到好处的惊讶。

“是的。”

钱德勒面对一直帮助鼓励自己的亚当,很有倾诉欲望,将他爸爸那些事情一股脑全说了出来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亚当恍然大悟。

这一次,他不是装的。